当前位置:首页 > 浏览新闻
新加坡华人餐馆用工制的“裙带关系”特色
发布日期:2012-06-15
 据新加坡《联合早报》报道,在新加坡打拼、创业有成的新移民,在聘请员工时,一方面需要熟悉环境的本地人,另一方面,也因成本原因需要聘请外国员工。这其中,会不会有同乡情意结?聘请同乡,是不是更容易管理? 
  不同企业、不同老板,故事各自不同。莆田菜馆里,来自中国的30多对夫妻,成为最稳定的员工,另一方面,也有本地网上社群声讨“伤害自己人”的新移民老板。
 
不怕“裙带关系”成为特色
 
    在新加坡本地已有7家分店的莆田菜馆,雇有300多名员工,当中有一半是外国人,另一半也有七至八成是永久居民,俨然是一批新移民生力军。
 
    其中最特别之处,在于这些员工当中有足足30多对夫妻,一半来自中国福建,其他则来自山东等省份。这些夫妻档,大多数丈夫是厨师,而妻子当服务员,夫妻不论是工作、吃、住都在一起。位于吉真那路的莆田总店楼上的员工宿舍,就住了20多对夫妻。
 
    职场上多避讳所谓的“裙带关系”,不过在莆田,这反而成了一种特色。莆田菜馆的创办人方志忠指出,当初从中国莆田聘请一名厨师来新后,看到他时常闷闷不乐,经过沟通,发现原来他想家,担心在中国的老婆、孩子和父母。
 
    方志忠说:“那时候,我考虑帮他申请让太太也来新加坡,却发现,他们的配偶工作不占配额,从那时开始,我就尽量挑选太太也是在饮食服务业工作的雇员。”
 
夫妻员工成稳定因素
 
    方志忠承认,这是相当“非一般”的做法:“一般管理者会认为,亲戚最好不在同一家公司打工,若夫妻一起工作,会很麻烦。但事实证明,这30对夫妻其实是最稳定的一群员工。”
 
    他进一步阐述:“除了心态较安定之外,他们平时与其他夫妻同在屋檐下,若有人闹别扭或吵架,会更引人注目,因此会有一种想法,觉得千万不要丢脸,反而更克制自己。”
 
    方志忠本人是新移民,10年前为了小孩子的教育而移民来新,因为思念家乡菜,他也从原本从事的电子贸易业转移到开餐馆,专门卖莆田菜肴。既然卖的是当时新加坡鲜少人知的莆田菜,旗下的第一批厨师,自然是从中国福建莆田聘请过来,领取专业准证(月薪至少2500元以上,当时也没有配额限制)。
 
聘用同乡有好处也有坏处
 
    聘请同乡,是否好处特别多?这一点,方志忠笑笑,当然有好有坏。
 
    他指出,好处是,中国人自然对菜色更熟更上手;而坏处是,中国国内餐馆一般服务文化很不同,即使聘请的人在国内担任过服务员,但在语言及本地文化方面,往往还需要进一步培训。
 
    方志忠举例说,中国饮食服务业者多数不擅长约束自己,即使有客人上门,也习惯大声讲话,服务和被服务者的区分并不明显;一些在广东菜馆的厨师,也往往给人一种难搞、爱抽烟喝酒、讲粗话的草根印象。从这一点来看,与本地的饮食业,包括莆田菜馆本身的服务文化相比,可谓南辕北辙。
 
    尽管一些员工在中国国内的餐厅当服务员,来了新加坡之后,仍然需要经过一段培训,如菜肴呈现、语言、服务效率、态度等培训,也让他们调整心态,融入这里的服务文化。现在,新进的服务员都戴上一个名牌,让客人知道他们正接受培训的身份。
 
    另一方面,同是中国来的同乡,管理者对员工的不同想法及价值观,或许会比一般本地老板较能理解,沟通起来也更通畅,也较能扮演疏导的角色。
 
方志忠说:“一些员工在国内生活环境所培养出的想法、做法等,我会比较能了解,引导他们做出适当的改变,以融入本地和莆田的企业文化。”
 
夫妻档减少乡愁
 
    夫妻俩来新加坡打工,落地生根,自然成了不少夫妻档的下一步。
 
    莆田菜馆的厨师陈世杰和妻子廖芙蓉,就是其中一对夫妻档。陈世杰在2006年2月来新,妻子在同年7月来本地,也在莆田担任服务员,两人目前住在莆田位于吉真那路上的员工宿舍。
 
    他们认为,若老板和同事都是同乡,某一个程度上冲淡了思乡情,减少了不适应感。廖芙蓉说,刚来公司时,没有太多不适应的感觉,主要是因为老板和公司员工都是莆田人,除了比较怀念留在中国的小孩之外,其实没有太多“异国他乡”的感觉。 
 
    陈世杰则指出,刚过来时一个不同点在于饮食习惯,每逢假日习惯待在家里煮饭,也纳闷:新加坡的咖喱怎么水水的:“现在我们每个假日都出去吃,回到中国反而不习惯,连马路都不知道怎么过。”
 
    两人有一个6岁的小孩子,今年6月刚来新探望父母,明年就要上小学。两人表示,目前正在申请永久居民,也计划若条件允许,将把孩子接来新加坡上学。
 
    诚然,若夫妻两人都在本地工作,不少人选择在此扎根,也是理所当然。方志忠透露,两个月前员工中就有3个家庭申请到永久居民,也刚买了房子。另外,也有几对夫妇在本地怀孕生小孩,目前,莆田菜馆就有两名“现任”孕妇。
 
企业经营者心态应该更开放
 
    新移民当老板,在聘请员工时,多少会有一种同乡情意结。
 
    大华食品董事经理白毅柏说:“花钱请人做事,当然是看员工个人的能力。不过,若应聘者的条件相当,几乎所有老板都会聘请同乡,这是任何人都有的情意结。”
 
    他补充说:“毕竟,若两个人的资历一模一样,要聘请阿姨或外人,你会请谁?除非阿姨在情结上有问题。”
 
    他认为,这类心态在第一代移民中比较常见,就如本地在几十年前也有族群的情意结,后来在政府的政策及时间下冲淡。随着更多新移民的融入,这类心态,在早已适应本地社会的第二代移民当中,已不复见。
 
    白毅柏说:“大家都是移民,若不是我祖父辈迁出中国,我现在还可能在安溪种茶呢。”
 
另一方面,身为企业经营者,老板本身对于聘请其他人才的心态,应该更为开放。白毅柏指出,看过本地一些由新移民经营的企业,会请一些外国人,这个现象在小公司里比较常见。不过,他也强调,企业一定会聘请本地人,担任会计、行政等职位。本地员工也能帮助新移民老板本身的生意,更加融入本地社会。他说:“本地人一定要用,为了融入这个环境,竞争力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。”
 
网上评判同乡老板大会
 
    也有一些新移民,对于在同乡老板的手底下工作,则颇有一些怨言。
 
    一个在社交网站Facebook发起,拥有近2000名会员的本地网上社群,近期在网上发起一项活动:评判“黑心”同乡老板,邀请会员讨论或分享自己在同乡企业中工作的苦与乐。至今,已有81名会员参加参加。
 
    社群管理员Angel在网页上表示,很多人到海外,在落脚点寻找工作时,总是会先找几个大知名企业,然后看看有同乡开的公司,觉得大家都是“自己人”,总是多点熟悉感,有时确实会遇到合意友善的同乡老板,有时事与愿违。 
 
同乡老板占便宜的“罪状”
 
    在网页中被公开的一些“罪状”包括:理所当然要员工付出,不管工时有多长;画一堆大饼,最后利用完员工后,一脚踢开;出事后,上面要下面承担责任等。
 
    Angel强调:“这不是互相抨击,而是希望有这样的声音出现后,成为一个大家检讨反思的学习点,从缺点中成长。”
 
    一个不具名的新移民受访时说,同乡被同乡雇主欺负的现象,在非专业人士、中低层收入的新移民族群中比较常见:“毕竟,若是从国外调派来新,工作和待遇会相对很不错。”
 
    同时,也有一群人原本在家乡有不错工作,因向往新加坡而来新找机会,却因英文不好,对本地就业市场不熟悉,而被雇主占尽便宜。
 
不合理的合约
 
    嫁来新加坡的Tammy(家庭主妇、34岁)告诉记者,她曾经碰过这类例子。她说,自己在2008年来新,曾到本地的一家华文补习中心应征,补习中心的老板就是同乡。Tammy说:“他们的规定很严格,只让员工休星期一,而且员工在第一天就必须签下两年合约,合约里注明,公司在半年试用期当中,有权开除员工,但员工若发现不适合这份工而要辞职,则必须按日数赔钱,赔偿几个月不等的薪水。”
 
    Tammy当时觉得合约内容不合理,两年的约也太长,因此没有加入。她说:“来到本地,理所当然会以为同乡对同乡会比较好,但从人事条例和福利的角度,哪家公司会规定你一签就是两年约,辞职就要赔钱?”
 
    对于网上社群投诉被同乡老板占便宜的经验,白毅柏认为,投诉者相信多数是合约员工,而非正式员工。
 
    他指出,老板从国外聘人来新,薪金水平、福利等待遇,一定要在人来之前事先讲好。至于合约劳工,雇主必须为工人支付人头税、住宿、医疗保险等,也往往会纳入待遇的计算。
 
    他说:“不过,一些工作新加坡人不肯做,比如在我们工厂,因为工作环境闷热潮湿,也请不到本地人,因此也有一批中国工人。”
 
    至于年假等公司福利,则必须完全遵照本地的法令。白毅柏说:“比如说,新加坡政府劳工法规定,工作第一年必须享有7天年假,雇主可以选择增加(年假)或不增加——除非是合约员工。如果年假的天数不足,或福利不够,(员工)可以去检举的。”
ͼ ͼ ͼ ͼ